注册  |  登录  |  English
最美不过农耕情 白金奖
2018-12-12
组别:小学
 
又是一年寒假到,照惯例我再一次随爸爸妈妈去农村看望外爷——那一辈子都不愿离开乡土的老人。
 
牛是外爷最好的朋友。“天苍苍,野茫茫,风吹草低见牛羊……”,第一次读到这首民歌,觉得美妙极了。原来,牛羊满山坡的景象并不是大草原独有,乡村也很常见。我最喜欢随外爷去放牛,跟在一群牛儿的身后,身披冬日的暖阳,漫步在林间小道,仿佛一切都沉默了,除了回荡在山间的清脆悦耳的声声牛铃和外爷那沉稳有力的脚步声。经过一条山间小溪时,牛儿们似乎再也沉不住气了,争先恐后地奔向溪边去品味人间香醇。外爷则借机为牛儿洗净身上的污渍和粪便,你看他是那样的细致、那样的轻柔,洗不掉的干粪便,就用手去抠,洗干净了,外爷又随手用折断的带有树叶的树枝,不停地擦拭弄湿的牛背,生怕牛儿着了凉,还来回在牛背上挪动挠痒痒呢!这时,牛儿总是回过头蹭蹭背,哞哞的叫几声,好像在说好舒服感谢你之类的话。我分明能感受到,在外爷眼里,牛就像他用心抚养的孩子,又像是陪伴他一生的忠实的朋友。
 
犁铧是外爷最忠实的搭档。当我还很小的时候,不识犁铧是何物,只觉得它的形状很特别:似弓却不是弓;似船又不是船。一有空闲,外爷就把犁头打扫得干干净净,把犁铧打磨得闪闪发亮。年幼的我不解外爷为何如此喜欢它。待我渐渐长大,某一天,看见外爷在田间吆喝着牛:犁沟,嘿,犁沟……并用此物翻土,放眼望去犁过的泥块均匀有序,就像我们在作业本上写下的行行整齐的文字,我瞬间明白了:犁铧和牛一样,是农民祖祖辈辈赖以生存、不可或缺的生产依靠。外爷依靠它们养活了全家,难怪外爷如此钟情于它们。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,居住在农村的人越来越少,农田将芜,再难见到春耕时的繁忙景象。犁铧也渐渐离开了人们的视线,退出了传统农耕的舞台,被大多数人遗忘在某个角落,孤零零的,与灰尘蛛网为伴,直到全身铁锈斑斑。勤劳耕作了大半生的外爷啊,你说怎么能放得下,虽然现在也很少使用犁铧,但每隔几天就会把犁铧从头到尾擦拭一遍,这样的打理却从未间断过,就像一位即将退役的士兵钟爱着陪伴自己军旅生涯的步枪。我明白:它陪伴外爷奋斗了一辈子,外爷舍不得让它孤独地老去。
 
一群牛、一把犁铧成就了外爷辛勤劳作的一生。岁月更替,斗转星移,唯有外爷对土地的热爱不变,对农耕生活的眷恋不改。最美的风景是什么?不是百花争艳,不是云霞满天,而是那浓浓的乡土意、深深的农耕情。
821    |    0    |    1



总数:0 当前在第1页